<第2章 碍眼章节在线阅读
报错
第2章 碍眼章节在线阅读

字数: 2047更新时间: 2021-11-02

砖板上,姜雅雪两边双手趴地,黑色礼服后背的蝴蝶结,像极了乌龟壳。

姜酒道了一句在一旁捂嘴轻笑。

附近的宾客听到动静纷纷投来视线,再看清姜雅雪的样子,不知是谁笑出了声。

“嘁,不过一个假凤凰真麻雀。”遥遥从别处传来。

地上,姜雅雪一口银牙差点咬碎以往,是这些人讨好巴结她。

如今……

都是姜酒那个贱人!

她就不该存在!

然而,一时间除了姜酒的低笑声,没人第一时间去扶姜雅雪。

姜酒笑着时眸底还透着冷意,笑够了朝南湛瞥去。

却不想,南湛却是盯着她看。

姜酒秀眉皱起,不知男人盯着她看多一会。

“南湛哥…呜呜……”姜雅雪怨念的翻身盯着南湛,就等他英雄救美。“好疼~”

姜酒看了眼,姜雅雪膝盖碰破皮了,流露出点点猩红。

察觉到南湛又在看她,姜酒暗自不悦,等也不愿见南湛去拉姜雅雪。

“南湛~我们去别处看看吧。”姜酒拽住南湛的胳膊走了。

姜雅雪乖巧的人设差点没绷住,眼睁睁的看着姜酒把南湛抢走了。

……

待离开姜雅雪的视线,姜酒便松开南湛的手,“不好意思,我去趟卫生间。”说罢就想溜。

冷不丁手腕被南湛抓住。

她回头‘不解’的看着他。

“利用我嗯?”南湛音调低沉了不少。

“什么?”姜酒装不懂。

“算了。”南湛松开她,意味深长道:“明天晚上再慢慢聊。”

不等姜酒疑惑,南湛朝她笑了下转身离开。

“笑起来还挺好看。”姜酒嘀咕了一句,不过明天晚上?

没放在心上,她转身回了别墅。

今晚不过是‘开胃小菜’,姜雅雪咱们慢慢来。

刚回房间不久,手机响起。

“酒姐,我也毕业了,咱们聚聚呗。”彼端的声音响起。

姜酒道:“嗯行,有机会。”

“酒姐,你绝对想不到我现在在干嘛。”对面的人很是兴奋。

“哦,亲,我不感兴趣呢。”姜酒哗啦着手机屏幕,“没什么事我就挂了。”

“别挂啊,酒姐我进娱乐圈了,凭小爷的盛世美颜也只能娱乐圈混混了,毕竟回家继承家业不是我的梦……”

话没说完,姜酒就挂了电话。

某高档小区。

“呜呜,酒姐好无情好无理取闹,都不听我把话说完。”厉小杰奶油面孔一黑。

就知道,他真心到底错付了。

姜家。

姜酒挂了电话没一会,微信就被厉小杰的表情包轰炸。

【想挨揍?】

三个字,对方就老实了。

惹不起,打不过啊。

……

刷了会手机,姜酒准备洗漱睡觉了,就听外面隐隐的吵闹声。

推门出去,朝走廊的佣人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“是小姐…是雪小姐受伤在哭,先生太太们在哄她。”佣人想起面前这位才是真千金,便换了个称呼。

闻言,姜酒秀眉深皱。

姜雅雪!

她眸里透着森然的杀意。

姜家对她再好有什么用,养不熟的白眼狼就不该……

她抬脚气势汹汹朝走廊另一边走去。

别墅的另一侧二楼卧室。

“乖,雪儿不怕,药上了就不疼了,不然留疤就不好看了。”

“呼~哥给你吹吹。”

卧室门口,姜酒脚步顿住。

某些时候,她会觉得爸妈他们对姜雅雪比对她还好。

她有想过,姜雅雪跟爸妈他们到底在一起生活二十年,感情或许是她比不了。

但千不该万不该,姜雅雪罪无可恕!

“呜呜,好疼~”姜雅雪眼泪越哭越多,仿佛要把最近的委屈都哭出来。

姜酒平复了下情绪走进去。

姜雅雪膝盖破皮处上着药水,一点点破皮还没她训练时受到最轻的伤严重。

见她过来,姜雅雪下意识的挑衅的朝她看了眼就抱着姜源不放。

“酒宝来了。”姜母莫名有点心虚的看着自家亲女儿。

“妈妈。”姜酒盯着姜雅雪,她是恨不得上前赏她几耳光的。

但想到前世姜雅雪的挑拨离间让她跟爸妈他们误会良深。

她没在看姜雅雪,朝母亲道:“妈妈,南湛哥说让我明晚上跟他……”

她还特意羞涩了下,余光见姜雅雪眼泪都止住了。

姜母为难的看了眼姜雅雪,但毕竟亲女儿重要,便道:“嗯,明晚南家家宴,带你过去认认脸。”

很显然,姜酒这个真千金才是南家未来的女主人。

无论是姜家还是南家,大概都是这般想的。

姜雅雪的脸色白了白,一旁的姜源看在眼里,虽有点心疼,但更在乎的还是亲妹妹。

“嗯,那我明天得好好打扮一下。”姜酒羞涩道:“也不知道他…他们会不会喜欢我。”

“哈哈,咱们酒宝谁会不喜欢。”姜母笑道。

一旁的姜雅雪彻底白了脸色,手不自觉握拳。

姜源看着皱眉,怕姜雅雪对酒宝就此生怨。

姜酒又刺激了姜雅雪几句就回了房间。

之所以还留着姜雅雪在姜家碍眼,是她要挖出前世坑害姜家的幕后之人!

……

翌日。

姜酒敲开了姜雅雪的房间。

“今晚要去南家见南湛哥,小雪可以把你的首饰借我吗?”

衣帽间,姜雅雪二十年来,姜家送的珠宝首饰可以说是价值连城。

这些东西都是姜雅雪格外在乎的东西。

前世,姜雅雪被林家人找上门,可是死活都不肯认的。

“爸妈他们不是给你买了很多首饰了么。”姜雅雪脱口而出。

“那些都没你的好看。”姜酒说着把姜雅雪推开,看也不看,将柜台收藏的礼盒珠宝等全一袋子装好提走。

姜雅雪哭着在后面追。

别墅里被姜酒闹得鸡飞狗跳,一会去借东西一会把姜雅雪的衣服剪了,一上午,姜雅雪的哭声就没停过。

姜家能怎么办,只能惯着了。

姜雅雪在姜酒面前只能忍着,姜源两边哄着,在他眼里都是妹妹。

一天时间,就在戏耍姜雅雪的时间中渡过。

夜幕降临。

姜酒端庄的装扮好,同姜母上车。

姜雅雪身份尴尬,自然得老实待在别墅目送车离开。

“酒宝,你……”姜母想说什么,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。

算了,左右闺女受了这么多年的苦,让她发泄发泄也无妨。

安装APP,阅读更方便! 立即安装